• <progress id="ktrim"><track id="ktrim"></track></progress>

    <em id="ktrim"></em>
        <li id="ktrim"><acronym id="ktrim"></acronym></li>
      1. 【鉤沉】寬甸北山烈士陵園:不忘先烈 繼往開來
        記者 周曉明 刁慶峰 丹東新聞網 2021-06-08 09:21:20

        寬甸滿族自治縣北山烈士陵園始建于1947年,占地面積2.4萬平方米,安葬著在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中犧牲的385位烈士,其中有名烈士94位,無名烈士291位。

        北山烈士陵園不僅銘刻著英烈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浴血奮戰的革命精神,也見證了寬甸人民不忘先烈、繼往開來的奮斗之路。

        近日,丹東日報社“重訪丹東紅色印記”報道組走進寬甸北山烈士陵園,重溫先烈英勇事跡,尋訪陵園建設和維護背后的故事。

        烈士無名 戰功赫赫

        靜謐矗立,肅穆莊嚴。

        巍峨的崢嶸山南麓,蒼松翠柏間,一座鐫刻金色大字的革命烈士紀念塔格外引人注目。

        塔前“烈士碑”的正面,是東北民主聯軍安東第四軍分區為烈士撰寫的碑文;背面,則銘刻著在解放寬甸過程中犧牲烈士的名字。

        烈士魏正興,時任安東第四軍分區副司令員,11歲參加紅軍,14歲加入中國共產黨,長征過草地時任警衛連長,一路保護朱德到達延安,歷任營長、團長等職。

        1945年“九三”勝利后,魏正興隨部隊挺進東北。1946年6月,任安東省第四軍分區副司令員,指揮分區和寬甸、桓仁、鳳城、賽馬等四縣區武裝,清剿土匪,保衛根據地建設。同年11月2日,國民黨52軍2師進犯寬甸縣城,他率警衛班戰士在縣城南阻擊敵人,掩護地縣兩級機關干部轉移。戰斗中,他不幸中彈犧牲,年僅29歲。

        1947年6月,我東北民主聯軍收復寬甸,寬甸迎來了二次解放。當時的中共安東省第四地委、專署及軍分區決定修建一座革命烈士紀念塔,以此紀念解放寬甸過程中犧牲的烈士,魏正興便是“烈士碑”上的第一個名字。

        抗美援朝期間,先后又有165位志愿軍烈士安葬在北山烈士陵園。隨著采訪的深入,記者了解到這樣一個信息:集中安葬在這里的志愿軍烈士遺骸,多是從朝鮮云山地區移葬而來的。當年發生在云山地區的戰斗,是中國人民志愿軍與美軍的首次交鋒。

        據史料記載,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中,中國人民志愿軍遭遇的美騎兵第1師成立于1921年,曾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在美軍中素有“第一團隊”的稱號。

        1950年11月1日至3日,我志愿軍第39軍發揚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利用靈活的戰術,圍殲美騎兵第1師第8團,并將其大部殲滅。此戰斃傷俘敵2000余人,其中美軍1800余人,繳獲和擊落飛機7架,擊毀和繳獲坦克28輛、汽車170余輛,各種火炮119門,取得了入朝后對美軍作戰的首勝。這就是著名的云山戰斗。

        記者翻看安葬在北山烈士陵園的志愿軍烈士名錄,通過所在部隊番號發現,不少烈士正是志愿軍39軍指戰員,而志愿軍39軍也正是云山戰斗的主力。

        戰場的硝煙早已消散,英烈的功績永垂不朽。據了解,安葬在北山烈士陵園的385位烈士中,有291位無名烈士。

        70多年前,那些英勇無畏的中華好兒女為世界和平而捐軀,70多年后,這些無名烈士的赫赫戰功仍被我們銘記。

        鞠躬盡瘁 英雄無悔

        現年90歲的離休干部孫文軍,是當年組織實施志愿軍烈士集中安葬的負責人之一。

        據他回憶,1953年2月,這批志愿軍烈士遺骸從朝鮮返回祖國,經長甸上河口,分10批用火車運至寬甸。工作人員在寬甸火車站與志愿軍后勤部進行遺骸交接,裝殮后運至北山烈士陵園。

        為安葬烈士,縣里緊急在北山烈士陵園原有面積基礎上擴征10畝土地,還購置120口棺木用材,找來木匠連夜趕制。

        “不少老人將備用的棺木用材捐了出來,場面十分感人?!?孫文軍說,縣里上百名機關干部參與了墓穴挖掘。

        當時天寒地凍,用鎬頭刨墓坑,一刨一個白點,大家就用火烤地表層,然后再用鎬頭和錘子一點一點摳土。

        1952年,孫文軍作為殘疾軍人轉業至當時的寬甸縣民政局優撫科工作,除參與集中安葬志愿軍烈士,他還一直負責維護北山烈士陵園及善待軍烈屬工作。

        起初,陵園沒有圍墻,時常有附近百姓的牛羊進入,孫文軍就在陵園周圍搭起了鐵絲網,還多次申請經費對陵園及設施進行修葺維護。就這樣,轉業后的孫文軍甘愿當起了烈士守墓人。

        在擔任縣民政局優撫科科長期間,孫文軍還盡最大努力為軍烈屬服務。

        青山溝退伍軍人單眺慶胃大出血,孫文軍緊急找車把他拉到縣醫院醫治,輸血時恰巧血庫沒O型血了,孫文軍就主動獻血300毫升。單眺慶病愈后,孫文軍還把自己日常節省下的糧票給了他10斤(5公斤)。

        八河川有一個雙烈士家庭,兩個兒子都犧牲在抗美援朝戰場。孫文軍將其申報為“模范烈屬”,每逢節日都走訪并送去慰問金,就這樣一直與該家庭保持著30多年的聯系,直到上世紀80年代烈士的父母過世。

        英雄不等閑,深藏功與名。

        至1992年離休,孫文軍已在“守墓人”的崗位上默默奉獻了40載。這時,人們只知道他在守護著英雄和英雄的家屬,卻不知,他本人就是名副其實的英雄。

        孫文軍出生在寬甸虎山,7歲和11歲時,父母相繼病故,后寄居在楊木川的大姨家。

        1947年6月間,東北民主聯軍第4縱隊在安東地區征兵,年僅16歲的孫文軍報名參軍,成為東北民主聯軍4縱隊11師31團戰士,后調入11師山炮營。

        1947年9月,在攻打營口的一場戰斗中,連指導員和排長在戰壕里拿著地圖研究敵情,戰斗中排長的太陽穴被打穿,孫文軍只身穿越火線報告敵情,一顆子彈把他左腳踝打穿,留下了終身殘疾。這次戰斗結束后,部隊給他記大功一次。

        1948年10月,孫文軍參加了遼沈戰役,并成為塔山阻擊戰的一員,榮立三等功。1949年3月25日,他作為塔山阻擊戰英雄團成員,在北平西苑機場接受了毛澤東主席的檢閱。

        后來,孫文軍還參加了解放安陽、新鄉等戰斗,隨追擊大軍南下,一直打到兩廣地區。

        離休后,孫文軍發揮余熱,經常到社區參加公益活動?,F在,作為寬甸鎮府前社區一名普通黨員,他仍堅持到社區參加黨日活動、上黨課……

        緬懷英烈 賡續血脈

        夏季,每當夜幕降臨,位于寬甸城北的北山公園,成為市民鍛煉休閑的好去處,有的納涼聊天,有的翩躚起舞。而北山公園旁邊不遠處就是北山烈士陵園。

        如今,這一幅幅百姓幸福生活的畫面,又何嘗不是當年烈士為之奮斗獻身的目標和期望!

        緬懷英烈,從來都不是一句口號。

        1969年6月,寬甸縣政府對北山烈士紀念塔原塔身及周圍設施重新修繕,第二年完工,整體建筑更加壯觀;1983年和1987年,丹東市人民政府分別將寬甸北山烈士紀念塔和烈士陵園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2005年,寬甸滿族自治縣又對北山烈士紀念塔和烈士陵園再次進行修繕,整修5塊廣場,鋪設綠地500平方米,壘筑圍墻1000延長米……

        “根據縣志記載,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時期犧牲的烈士在寬甸境內安葬有1603人,這些烈士除385位安葬在北山烈士陵園外,其余均散葬在全縣各鄉鎮?!睋挼闈M族自治縣退役軍人服務中心副主任張洋介紹,2013年,該縣把零散的烈士墓分別遷葬至位于雙山子鎮的寬甸抗聯烈士陵園、位于長甸鎮的寬甸抗美援朝烈士陵園、灌水烈士陵園、大川頭烈士陵園和楊木川烈士陵園,讓烈士的事跡和名字一起融入六甸大地。

        今年清明節,寬甸鎮中心小學組織師生到北山烈士陵園開展“緬懷革命先烈、珍惜幸福生活”清明祭掃烈士墓活動。

        烈士紀念碑前,同學們向烈士敬獻鮮花、鞠躬默哀,隨后是以班級為單位革命歌曲大合唱、少先隊員代表講話、大隊干部帶領全體少先隊員莊嚴宣誓……

        “通過清明節祭掃烈士墓活動,使同學們深刻認識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無數先烈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痹撔4箨犦o導員謝茂云告訴記者,每年組織師生到北山烈士陵園開展祭掃和愛國主義教育活動是學校的傳統,從陵園建園開始,就從未間斷過。

        傳承紅色基因,繪就人生底色。走進寬甸鎮中心小學校史館,更加體會到謝茂云所言不虛。這所1905年建校的小學,100多年間,為寬甸培養了大批人才。

        如今,寬甸在保護修繕烈士陵園的同時,還挖掘整合境內紅色資源,創建紅色教育基地。

        自黨史學習教育開展以來,省內外游客和全縣黨員干部、群眾紛紛到紅色教育基地“打卡”,重走紅色革命路線,在黨的光輝歷史中汲取力量。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