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ktrim"><track id="ktrim"></track></progress>

    <em id="ktrim"></em>
        <li id="ktrim"><acronym id="ktrim"></acronym></li>
      1. 【鉤沉】為了永不忘卻的紀念
        記者 刁慶峰 丹東新聞網 2021-06-30 11:14:41

        丹東日報社依托自身平臺優勢,積極踐行媒體社會責任,連續十年與丹東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外地媒體及志愿者聯手,為安葬在丹東的抗美援朝烈士或安葬異鄉的丹東籍烈士尋找親人。

        自2011年始到目前,已累計為162位烈士尋找到了親人。為英烈尋親,意義深邃,在尋親過程中所發現和發生的感人故事,對于賡續丹東紅色基因,繼承先烈遺志,功莫大焉。尋親的過程和成果,更為社會提供了豐富和翔實的愛國主義和革命傳統教育素材。

        尋親緣起

        前不久,長年義務為烈士尋親的河北唐山市志愿者張紅琢再次致電丹東日報記者,稱其在江蘇徐州響山革命烈士紀念園,發現丹東市鳳城白旗鎮籍烈士張德發的墓葬。

        隨后,丹東日報記者輾轉找到了現居住在鳳城市內的張德發烈士的侄子張偉,采訪挖掘出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烈士兄弟姊妹5人,其中有4人先后在烈士母親病故前去世。張偉的母親、烈士的弟媳自覺把照顧烈士母親當作責任,直至1997年,婆婆離世時達91歲高齡。

        每位烈士、每個烈士家庭都有著類似的感人至深的故事。而丹東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內烈士的墓碑前,一幅幅感人場面,時時縈繞在記者腦海中,揮之不去。

        丹東市內幾處烈士陵園里安葬著2000多名志愿軍烈士。2011年清明節前夕,丹東日報記者來到丹東抗美援朝烈士陵園采訪,翻看烈士祭掃登記簿時,偶然發現,60年來其他省份的烈士親屬都有人前來祭奠,唯獨河南籍60位烈士的親人從未來過。

        躑躅陵園碑林間,記者久久不愿離去,“英雄們為國家和人民獻出了生命,親人竟不知他們魂歸何處?,F在,烈士們的兄弟姊妹甚至子侄一輩也已經七八十歲了,再不尋找恐怕永遠沒機會了!”

        記者決定為烈士尋親。

        畢竟60年過去了,一家一家尋找不現實。記者把60位烈士的姓名、籍貫、原部隊番號逐一抄錄下來,還為每座墓碑拍了照片,決定借助遼寧、河南兩地的新聞媒體刊發信息尋親。丹東日報社與河南大河報社幾經聯系、籌劃,迅速付諸實施。

        當年3月底4月初,丹東日報與大河報先后刊發相關報道,為豫籍志愿軍烈士尋親活動正式啟動。

        在丹東日報與大河報聯手為志愿軍烈士尋親過程中,焦作晚報、周口晚報、平原晚報、洛陽晚報等河南媒體也相繼加入。為志愿軍烈士尋親活動,一時成為河南媒體關注的焦點。僅一周的時間就為11名河南籍志愿軍烈士尋找到親人。新鄉市平原晚報記者劉軍旗給丹東日報記者打來電話說:你們丹東日報一下把整個河南媒體都攪動起來了。

        尋親初衷,本報只想為志愿軍烈士家屬實實在在做點事兒。然而,烈士家屬60年思親之情強烈,媒體、廣大讀者和網友的熱烈響應、持續關注和贊譽鼓勵,促使參與尋親的人員下決心,要把這件好事做實、做得更好。

        采訪中,記者還了解到,丹東地區烈士陵園中,還有144位山東籍烈士,其中141位烈士沒有親人祭掃過。

        當年中秋節前夕,丹東日報和齊魯晚報以“夢圓中秋”為主題,共同開展為魯籍志愿軍烈士尋親活動。齊魯晚報以重要版面刊發魯籍志愿軍烈士的詳細信息,兩報遙相呼應,連續跟蹤報道尋親進展情況。在很短時間內,就為張崇華、馮兆柱等14位山東籍志愿軍烈士找到了親人。當年,這些烈士親屬組團來到丹東,集體祭奠親人和陵園中的其他志愿軍烈士。

        2012年清明節期間,為烈士尋親的唐山志愿者張紅琢來到丹東,當他聽說丹東日報為烈士尋親公益活動后,主動找到本報和丹東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表示愿意為安葬在丹東的志愿軍烈士尋親,并抄錄帶走了那些沒有親人來祭掃的烈士有關信息

        近十年來,張紅琢奔走于全國各地,與河北、湖南、浙江、山西等多地新聞媒體聯系,并反復查閱比對,為一批安葬在丹東的志愿軍烈士尋找到親人。同時,當他在各地陵園發現有安葬在異地的丹東籍烈士時,也會將有關信息傳到丹東,雙方聯動為烈士尋找親人。

        背后故事

        隨著烈士親人的找到,烈士生前鮮活的英雄故事浮出水面,讓人感慨萬千。有的當年背著家人偷偷加入志愿軍,有位烈士為了達到參軍體重標準,征兵體檢時偷偷在衣袋里放了兩個秤砣……

        帶著家鄉的泥土和燒酒,烈士親人們不遠千里來到丹東,為烈士掃墓。

        數次接待、采訪來丹祭奠的志愿軍烈士家屬,耳聞目睹一個個催人淚下的故事和一幅幅感人的畫面,為什么致力于為烈士尋找親人,我們有了答案:國強民富后,烈士不該、也沒被家人和國家忘記。

        還是讓我們回味那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故事吧!

        河南鞏義籍烈士李天義,作為兵工廠技術人員,抗日戰爭爆發后,撤至抗戰大后方重慶,與妻女一別就是11年。后來加入解放軍,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李天義由華北軍區軍械部調入東北軍區軍械部,入朝參戰。在一次往前線運送軍火彈藥時,不幸遭美軍轟炸,雙腿被炸斷。他爬行3公里回到部隊,終因不治犧牲。

        李天義烈士曾有個幸福的家。烈士的長女李玲至今清晰地記得,爸爸媽媽和她在北京有過不到1年的溫馨生活,高瘦英俊的父親經常把她扛在肩上。周末,父親還領她到冰場滑冰。

        每位烈士的身后,都有一段悲歡離合的感人故事,烈士犧牲后,他們的親人也飽嘗生活的艱辛和失去親人的情感煎熬。

        河南西華縣籍烈士李俊彥入伍前是個孤兒,到20歲時都沒穿過鞋和一件像樣的衣服。1938年李俊彥跟著共產黨的部隊走了,此后70多年沒有音信。

        李俊彥烈士102歲的堂姑李敏還健在。當李敏老人聽說有記者來村里打聽李俊彥時,她睜開昏花的雙眼,用低啞的聲音問:俊彥有消息了嗎?就這一句話,周口晚報記者高洪馳淚流滿面。

        2011年4月12日,鐵路丹東站走出一對來自河南舞陽市的兄弟倆。哥哥劉國水已經54歲了,而且雙目失明,弟弟劉國安當他的“拐杖”,兩人來到丹東為舅舅王希成烈士掃墓。

        劉家兄弟說,他們的父親早逝,母親王希梅拉扯他們兄妹4人跟著姥爺一家生活。姥爺在世時當過生產隊長,每月還領著舅舅的烈士撫恤金??梢哉f,“是姥爺和舅舅把我們兄妹養大的?!?/p>

        劉家兄弟來丹東祭拜舅舅,也是還姥爺的養育之恩。劉國水眼睛看不見,他抱著舅舅的墓碑,慢慢用手撫摸著,潸然淚下。

        來丹掃墓的馮敬業是山東籍烈士馮兆柱的兒子,當時70歲的他在父親墓碑前泣不成聲,長跪不起。1944年馮兆柱參軍時,馮敬業才兩歲。

        萊蕪戰役時,馮兆柱負傷,被擔架隊抬著路過家門口。但母親帶著馮敬業和鄉親們躲藏到了山上,擔架隊又把馮兆柱抬走了。聽說后,小腳的母親姜氏領著5歲的馮敬業追出老遠也沒追上。后來父親參加了淮海戰役和解放上海,向家里郵回3枚軍功章。

        2006年,終未改嫁的姜氏臨終前,把兒子馮敬業叫到病床前,說出她一生最大的愿望:“要找到你爹的埋葬地??!”說完便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馮敬業找了塊磚頭,刻上父親的名字,和母親的骨灰盒安葬在一起。

        ……

        即便如此,本報聯合多地媒體和志愿者找到的也只是一少部分烈士親屬,還有許多志愿軍烈士的親屬沒有找到,需要更多社會力量支持和參與。近年來,本報與丹東多個志愿者團隊共同發起“代為烈士掃墓活動”,每年都有數百人主動到各陵園代為掃墓。

        汲取力量

        為烈士尋親過程中,本報找到了烈士親屬對丹東割舍不去的特殊親情,也找到了廣大讀者和無數網友對丹東這座英雄城市的全新認知、深刻解讀和敬重,更找到了建設丹東的新動力和精神內涵……

        71年前,處在抗美援朝戰爭大后方最前沿的丹東人民,提出“要人給人,要物給物,要血給血,要什么給什么,要多少給多少”的響亮口號,在那場保家衛國的戰爭中發揮了特殊貢獻。記者在抗美援朝紀念館采訪時了解到這樣一組數字:1950年至1953年期間,安東市參戰民工220947人,其中隨軍赴朝參戰民工2萬余人次;出動戰勤大車41814臺;3萬名婦女參加拆洗、縫紉、護理等擁軍隊伍;青年和學生自愿組織輸血隊,僅元寶區青年便為志愿軍輸血達58萬毫升……。

        當前,我市以新時代全面振興全方位振興取得新突破為目標,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建設在東北亞地區有影響的國際化水平的開放型城市,數字化、智能化發展的創新型城市,綠色發展、美麗文明的幸福宜居城市。

        我們要繼續發揚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保持高昂的精神狀態,不斷從英烈身上汲取偉大的精神力量,以英雄城市大胸懷、大氣魄、大手筆的英雄氣概,積極投身、參與到建設實踐中去。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